圖為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張秀紅
  人民網9月21日電 國家公祭網自9月17日起,每天公佈一位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口述證言,將連續100天公佈100位幸存者證言。
  今天公佈第五位幸存者張秀紅證言:
  我叫張秀紅(女,漢族),1937年冬天日軍侵占南京時,我12歲。和爺爺、爸爸、媽媽還有兩個妹妹一家六口人住在沙洲圩。
  1937年12月初,村裡聽到鄰居們都在說日本鬼子快進村了,鬼子進村都要燒房子的,於是村民們都帶著被子搬到田地裡面睡覺,怕鬼子夜裡進村燒我們的房子把我們燒死了。可住了幾天,鬼子並沒有來,而田裡面又冷又濕,於是爺爺又帶著我們回到家裡去住。剛搬回來,就來了一批鬼子,這批鬼子都穿大頭鞋,留著絡腮鬍子,把我們全村的人都召集到空地上,男女分開,然後一個個檢查男的手上有沒有老繭,頭上有沒有帽箍,如果有就集中在一起。就這樣,鬼子非得說我們村裡的十幾個男壯年是中國軍,當時,家人哭啊喊的,求鬼子放了他們,說他們不是中國兵,可也沒有用,全被拉到附近的田地里槍斃了。
  第二天,我陪著爺爺在家裡,來了一個鬼子,滿臉鬍子,用刺刀對著我爺爺要花姑娘。我爺爺說沒有。他用刺刀指著我,爺爺跪下來求他,說我還小,邊做手勢,說我只有十二歲,鬼子還是不依,要用刺刀刺我爺爺。我對爺爺說:“爺爺沒得關係,我看他能把我怎樣?”爺爺還是不同意。鬼子把我拖到床上,扒掉了我的褲子,壓在我身上,一陣巨痛,我就暈過去了。等我醒來,爺爺坐在我身邊哭泣:“紅子啊,這怎麼辦啊?”我疼得不能起身了,床上全是血,爺爺就用繩子把我兩條腿綁在一起,因為我下身被鬼子撕裂了,以致於留下了終身殘疾。因為下身有缺陷,我生兒子時生了三天三夜,差點死掉,後就不敢再要小孩了。一到下雨天,下身還疼得不能入睡。
  爺爺看我在家不安全,就把我放在草堆裡面養傷,沒有想到這些鬼子不停來騷擾我們。看我不在,就到處找我。我躲在草堆裡面大氣也不敢出,可鬼子還是用刺刀戳草堆,看裡面有沒有躲進人。那個刺刀很長,一下子就戳到我的左手小拇指了,我沒有敢發出聲來。
  出來後,家人就把我頭髮剪成和尚頭,穿著男人的衣服,因為自己是家裡的老大,還是要幫家人幹活。有一天,在村口,來了幾個鬼子,有一個鬼子對我說:花姑娘,塞箍、塞箍,邊做手勢。我說:“胡說八道,你看我是男的還是女的。”那幾個鬼子就笑了起來。幾個鬼子來村子搶東西,把村裡的雞、還有吃的東西,都搶走了,竟讓我幫他們送到他們住的地方去。那個時候,我個子小,又沒有勁,鬼子一看我走到後面,走不動了,就用刺刀戳我,隔著棉衣,刺傷了後背,我的血都印出來了。送到指定的地方後,他們把放我回來了。
  就這樣,我們全家東躲西藏了幾個月時間,真不是人過的日子。到了第二年的4、5月份“安民”了,跟著家人去田裡種地,還能看到死屍。
  我是解放後結的婚,我丈夫也是南京大屠殺幸存者。當年是被日軍抓伕去的。他不僅不嫌棄我,還很同情我,所以婚後我還是很幸福的。
  我被安排到玻璃拉絲廠工作。我雖然不認識一個字,但是我勤奮,領導就讓我當了工作間主任,一直乾到我五十歲退休。我現在過的很好,還是新社會好,讓我們這些窮苦的人晚年能有勞保,我現在不用工作,每個月定時能拿800多塊,我感謝共產黨。在恨日本鬼子的同時,更覺得和平是最重要的!
(編輯:SN098)
創作者介紹

收納箱

go25goov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