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 薑蕾《中國青年報》(2014年12月19日12版)
  有鳳來儀捧盒進行點藍工序
  最後衝刺,凌晨三點半殷大師正在工作
  有鳳來儀捧盒彩稿俯視圖
  “盧浮宮暴走9小時,一日完美收官。算上往返路程,今日行進13公里,真是走到腳抽筋啊。其他的博物館就留給下次吧!”11月28日,馬小申在朋友圈裡發瞭如上狀態。幾天后,在小申文化創意有限公司的辦公室里,馬小申卻改變了看法:“回來後去找我師父李春珂聊天,師傅第一個就問你去哪些博物館了?盧浮宮、凡爾賽宮、集美看沒看?一開始我還覺得沒看到集美沒什麼,但師傅這麼一問讓我覺得壓力很大,覺得自己不夠努力。”
  APEC國禮的設計角逐雖敗猶榮
  覺得自己努力不夠的馬小申,在今年APEC國禮的設計角逐中,有兩件作品沖入領導人禮及配偶禮的最後一個環節,她的公司成為入選的惟一一個小微企業,而且由於是今年4月才接到任務,她僅設計了3件作品。“能憑設計圖走到最後一個環節,她也是惟一了。”一位瞭解內情的業界前輩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說。
  “交了三個設計圖,中了倆,而且我們一直是提交的設計圖,直到最後才打樣兒。沒辦法,對我們這樣的小公司來說,打一個樣兒就要好幾萬元,是個大數。”而同台競技的,是一家實力雄厚的工藝美術大型企業。
  一家去年才成立的小微企業,能接到北京市政府的委托,已經說明瞭實力。11月12日,她接到了2014年APEC會議北京市籌備工作領導小組的感謝信,感謝她和她的公司“在時間緊任務重的情況下,高質量地完成了禮品的設計製造工作,得到了與會代表的充分肯定。”
  一位業內人士認為,APEC國禮一定要體現中國的形象,或是科技,或是傳統文化。但在運用傳統文化創作時要有所創新,還要有寓意。馬小申入選備選名單的兩件作品,既有傳統文化特點,又不是簡單複製。“馬小申是輸在了資金實力上。如果有實力,能同時多打幾個樣兒,早打樣,誰勝就難說了。她的公司現在仍然是資金不足,一些很有前景的產品無法投入市場。”該人士說。
  雖然馬小申偶爾也會發些“咱們國家真的只有第一木有第二啊”的感慨,但她對為APEC設計國禮一事,看得很淡:“我覺得對我來說,就是一個小小的比賽,如果說影響的話,正面的就是對自己能力的充分認可,更多的還是想感謝大師們給我的幫助。參加國禮設計還證明瞭一點——我的理念是沒有錯的。”在最後的設計和打樣兒階段,中國工藝美術大師、非物質文化遺產雕漆技藝傳承人殷秀雲大師和中國特級工藝美術大師、著名景泰藍大師張同祿及大師工作室,給馬小申巨大的幫助。殷秀雲大師親自督陣,連夜趕製,保證了樣品的順利完成。“我覺得有這麼一批敬業的人,對我也是很大的幫助,他們才叫德藝雙馨。”
  在官方給出的《2014年APEC會議禮品、紀念品研發需求》中,指導原則之一就是“緊扣2014年APEC會議主題‘共建面向未來的亞太伙伴關係’。”馬小申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她的設計始終都緊扣此主題。“相當於命題作文。”
  馬小申入選的領導人禮,是雕漆工藝的“四海揚帆鼎”;配偶禮設計的是有鳳來儀捧盒。
  首先是選材料,她挑的是燕京八絕(景泰藍、玉雕、牙雕、雕漆、金漆鑲嵌、花絲鑲嵌、宮毯、京繡),後來提煉出四絕,最後決定為景泰藍和雕漆。然後是定題材。領導人禮,她想了很久,決定做船,既是表現合作、同舟共濟的關係,又有大海,代表環太平洋。“這樣,我們國家的傳統紋飾都能用上。在器型上,選了鼎。這份國禮雖小但是要有分量,要響噹噹的,所以就想用鼎加上對觀念的詮釋。至於有鳳來儀捧盒,取的是‘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之義。不霸氣又很大氣,作為女性禮品,既要表現出大國的威儀來,又要有女性的柔美在裡面,以一種包容的心態,給他們一種美好的願望和寓意。”
  學習能力極強的設計師
  外表文弱性格安靜的馬小申有極強的學習能力。她2005年畢業於北京城市學院廣告設計專業和藝術設計專業。畢業後,在一家電訊公司任職兩年,此後,去了一家廣告公司。在度過了一年間隔年後,2008年10月,進入北京前門文化有限公司,任首席設計師,並從2009年跟陶瓷結緣。“那會兒瘋狂出差。因為不懂、不瞭解,得去瞭解工藝,在工廠一待就是半個月,天天跟在人家後面看啊、學啊,把自己設計的那些圖紙和工廠工藝相結合。”如今在網上,只要搜索“北京前門文化有限公司”找到的關於公司的介紹中,所列舉的獲獎情況全出自馬小申之手:2010年,憑藉“漆彩北京螺鈿文化辦公套裝”榮獲中國創新設計紅星獎,“青韻茶具”榮獲中國創新設計紅星獎,“墨韻茶具”榮獲中國創新設計紅星獎,“中國點茶具組”榮獲中國創新設計紅星獎“印象北京”系列產品榮獲2010中國旅游商品大賽金獎。此外,2011年前門氧化鋯筷子系列榮獲中國創新設計紅星獎。
  2012年12月11日,馬小申在《北京市傳統工藝美術保護辦法》頒佈十周年總結大會上被授予“北京工藝美術大師”稱號。
  “我的時間分配挺單一的,除了工作、加班,就是看書,去博物館。我看書很快,雖然記憶力不是特別好,但是看過以後就會對有些事情有印象,還要做讀書筆記。我只當它是一個愛好,所有的時間都用在這上面就OK了。”馬小申說。
  辦公室書架上,都是她從臺北故宮、紐約大都會博物館、巴黎盧浮宮、蓬皮杜藝術中心等地背回來的書,“沉甸甸的,很有成就感”。剛開始,由於對瓷器是門外漢,都是惡補。“現在對瓷器的窯口、歷史我都會看,雖然這些對設計不是特別重要,但是在單一類型的產品上如果要有提升,還是要對整個瓷器的形成歷史、發展有瞭解。”馬小申說。
  每到一地必去博物館
  據馬小申的前同事介紹,她在前門公司時以嚴格著稱,不僅是對設計師要求嚴格,在打樣兒和製作現場也非常嚴格。但又能抓住打樣兒時材料變化的特點,對設計稿進行再設計。這一風格,在她設計APEC國禮時更加突出。有時,為了線條的寬窄、曲直都要拿尺子精確測量,改了又改,同行開玩笑說,你又不是處女座,怎麼這麼要求完美?
  “我是A型天蝎座,所以特別較真。我要求自己活在當下,明天和意外不知道哪個先到,我要求活著的每一天都忠於自己的內心,我就要求做到這麼完美,不能總留小遺憾。在別人看來可能努力的有點兒過了。但越掉到藝術這個堆兒里,越覺得自己特渺小,總覺得我怎麼還那麼多不知道,還那麼多不會的呀。有種說法是,不怕別人比你優秀,就怕比你優秀的人比你還努力。我現在發現就是這樣的,好多人都比你優秀,他們都比你努力,你只能加倍努力。”
  馬小申說她有的時候也挺迷茫,“比如說做著做著就沒感覺了,很長時間都沒有,那就是自己的一個瓶頸,要想辦法去突破。感覺自己空了,就必須馬上去讀書,不管讀什麼書,重要的是要讓自己安靜下來。或者去旅行。我覺得到不同的地方,去和陌生人說話,也給了我挺大的收穫。”
  從初中開始,馬小申的家長就帶她出游,“到了大學,我沒有一個假期是在家裡待著的,一年到頭只要有假就在外面。學生時代優惠多,我基本上把中國走得差不多了,上班以後就開始走世界。”
  馬小申每到一個地方必去博物館。“有的人比較費解。到美國就有朋友問我,小申你不去買東西嗎,為什麼在博物館待這麼長時間?我覺得不能每一個人都像我一樣對這些東西感興趣,因為不可能培養所有的人都當設計師,但是如果通過我設計的產品,能讓更多的人瞭解和喜歡藝術,那簡直是太好了。”
  日常生活中的器物也應該是美的
  眼前的馬小申從容地泡了杯茶,娓娓道來,安靜,率真。她辦公桌上,精緻的壺裡水滋滋冒著熱氣,辦公室的另一側,三個架子上都是她往日的作品。
  “你來之前,我剛把他們擦了一遍。而且我覺得這跟作品之間,絕對是種交流。”馬小申說,“拿出來擦的過程中,想想當時自己是怎麼做的,有一些擦的時候就發現有缺陷,將來要怎避免。設計師與所設計的作品之間的交流,也是人與物之間的交流。如果有一天我不再認為自己做的東西有什麼不好,那我的設計生涯也就到頭了。所以今天我還是覺得挺欣慰的,發現一些小問題,還可以改進。”
  在馬小申的理念中,人日常生活中使用的器物應該是美的,因為美的東西會使人身心愉悅,而這種愉悅會傳遞給他人,這樣就構成了一個和諧的環境。“把過去高高在上的皇家工藝、傳統工藝美術品帶入生活中來,我不希望這些東西到最後只是一個物件兒,我希望它是一個活的東西,一個會說話的東西,一個能與你交流的東西,一個能傳達出一種感情的東西。”馬小申說。
  在馬小申看來,現在日常家用的東西不美,整天看人就麻木了,小孩從小生活在這樣的環境里,再沒有藝術的熏陶審美能力就會降低。“我總想,能不能從我開始,建造這樣一種環境,借助傳統美術來打造提升日常生活中物品的美感,這樣才是正真把傳統的工藝美術與現代結合。我希望今後大家生活在一個充滿美的環境里。”  (原標題:80後工藝美術大師是這樣煉成的)
創作者介紹

收納箱

go25goov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